所在位置:首頁 > 實踐感悟

查處誣告陷害行為的思考

發布日期:2020-04-29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紀檢監察機關處理檢舉控告工作規則》明確了什么是誣告陷害行為,并對查處誣告陷害提出了相關要求。誣告陷害不僅擾亂信訪工作秩序,浪費執紀執法資源,而且會打擊受誣告陷害黨員干部的積極性。筆者從信訪舉報工作實踐出發,就如何減少和處置誣告陷害問題提出如下建議。

強化宣傳引導,積極引導干部群眾正確檢舉控告。充分發揮報紙雜志、廣播電視、網絡等媒體的宣傳作用,深入基層開展零距離、面對面宣傳活動,加強正反兩個方面的宣傳。既宣傳信訪舉報的受理范圍、職責權限、工作程序等業務知識,又宣傳舉報者的權利義務、誣告陷害的紀法后果和典型案例,積極引導干部群眾正確行使檢舉控告權利,亮明零容忍查處誣告陷害行為的鮮明態度,從源頭上減少誣告陷害行為的發生。

完善制度規定,為查處誣告陷害行為提供紀法支撐?!吨袊伯a黨紀律處分條例》《紀檢監察機關處理檢舉控告工作規則》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都對處置誣告陷害問題作出了相關規定,但這些規定較為原則,還需要進一步細化完善。一方面,要加強頂層設計,從紀律、法律兩個層面建立健全針對誣告陷害行為的紀法責任追究制度,厘清誣告陷害行為具體表現形式,細化責任追究方式,提高誣告陷害的成本。另一方面,建立健全紀檢監察、司法機關、組織部門、信訪部門加強預防和查處誣告陷害的常態化協作配合工作機制,強化部門信息互通,努力形成治理合力。

分類處置,探索簡易處置機制。對明顯屬于事實不清,反映問題不具體、可查性不強,多次就同一問題重復舉報的,予以暫存或了結。對于有事實依據的檢舉控告,按照初核方式調查處置。對與事實情況有偏差或可信度較差的檢舉控告,可以探索信訪舉報簡易處置機制,快速處理,盡可能減少該類檢舉控告辦理占用執紀執法資源。經研判,舉報的問題不實或無證據證明的,在建議了結的同時一并提出是否存在誣告陷害以及是否需要啟動調查程序的意見。

從嚴把關,準確認定誣告陷害行為。錯告和誣告陷害在行為表現和結果上有相似之處,但本質上存在明顯差別。誣告陷害的舉報人主觀方面表現為故意,客觀方面表現為捏造事實強加于被舉報人,而錯告的舉報人既沒有陷害他人的故意,也沒有刻意捏造事實或偽造材料等行為,只是因理解認識偏差或了解情況不全面等原因導致檢舉控告內容失實。因此,不能把二者混為一談。認定誣告陷害,應當經設區的市級以上黨委或者紀檢監察機關批準,嚴格把關、嚴格控制。

加大懲治力度,讓誣告陷害者付出代價。對誣告陷害行為依紀依法一查到底,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黨員或監察對象涉及誣告陷害的,在嚴肅查處的同時,對其通過誣告陷害獲得的職務、職級、職稱、學歷、學位、獎勵、資格等利益,應當建議有關單位、組織、部門按規定予以糾正。同時,可以探索將誣告陷害行為人納入失信“黑名單”,加大其違法成本。對查處的誣告陷害典型案例,公開通報曝光,充分發揮反面典型的警示作用。

及時澄清消除影響,完善保護干部機制。建立失實檢舉控告澄清工作機制,明確澄清的范圍、方式、程序、責任等內容,增強工作規范性。對于反映的問題經查不實,紀檢監察機關要及時公布事實,為被誣告陷害的黨員干部澄清正名、消除影響。同時,要做好被誣告陷害人的思想政治工作,通過談心談話及時消除其思想包袱,保護他們干事創業的積極性。(劉禪 蔣學文 作者單位:江蘇省泰州市紀委監委)




850金蟾捕鱼手机版